[记忆中]记忆中,那个最冷的冬天

心情散文 2024-03-23 网络整理 晴天

【sanwen.jxxyjl.com--心情散文】

记忆中,那是一个最冷的冬天。

那天一大早,父亲就把我和弟弟派到了地里。我家的那片地里长着父亲秋天撒的菠菜,马上过春节了,父亲计划第二天赶集把菜拿到镇上换成钱,那样就会过一个相对好过的春节。于是弟弟和我每人就拿了一个镰刀、一个篮子出了家门。清早弯弯曲曲的乡间小路上,走着我们小兄弟俩。弟弟比我小四岁,我那时上小学四年级。那块地离我家较远,中间要翻过一个土岭。

我俩到了地里,马上就开始刮菠菜,父亲说长的太小的到集上没人买,我俩就尽量挑选大一些的刮下放到篮子里。可是没刮多久,我和弟弟就冷得不得了,刚刚露了个头的太阳无影无踪,四周没有风却干冷干冷的,我和弟弟干不了多久,就会冻的拿不住手中的镰刀。最后实在受不住了,忽然想起口袋中有几根火柴,伸手一摸还在,我和弟弟就在四处弄了些干草和树枝放在了地上,当我伸手从口袋掏火柴时,发现才有两根火柴,一根的火柴头还散掉了一多半,看来希望只能寄在另一根好的上了。可是没想到那根火柴头擦了几下也擦不着,最后彻底没了火柴头。弟弟的脸上带着紧张和失望抬头看着我,然后说:“让我来”!我把残了头的火柴给了弟弟,当我惊喜的看到一星火光从弟弟手中燃起,赶快抓起地上的干草凑上去引燃……

小时候我和弟弟都爱玩火柴,似乎那时的农村小孩都喜欢偷偷的藏火柴,不像现在的孩子总有这样那样色彩鲜艳的玩具,那时的口袋中似乎最值钱的就是几根火柴。尽管都是在家里偷偷拿的;尽管爹和娘谁看见了都会揍你一顿!说小孩玩火柴很危险!其实,家里贫困是主要原因,母亲那时要尽量俭省少用几盒火柴,所以总怕我们偷偷拿火柴。

父亲马上也会来地里,地上的火如果被父亲看见了,我们肯定会挨揍的,但是实在太冷了,我和弟弟顾不了恁多。我和弟弟就等把手和脚暖烤和了好赶快干活,幸运的是大老远看见父亲从那边山坡上走下来时,我和弟弟正好烤暖了手在田里干活而不是在“玩火”!可就在父亲走到离我们越来越近时,那边刚才生火的地方竟有几丝烟在游荡,而且父亲肯定是看到那是我俩干的,我和弟弟都紧张了——怕挨揍,不知是父亲看看篮子里的菜并不少,还是赶着时间干活,他没有生气就匆忙和我们一起干起来,我和弟弟也赶快卖力的刮菜,旁边让我们提心吊胆的父亲削弱了手指上的刺骨寒冷。过了一会,实在太冷,父亲也支持不住了,居然去看了看生过的火,看没有再燃起来的希望,又过来问我俩:“你们还有火柴吗?”弟弟先摇摇头,我也摇摇头。父亲往手上哈着哈气就又弯腰刮菜了,我走到刚才生火的旁边,用棍子划了几下竟然找到拇指大的一个红炭,连忙用碎草团团紧紧包住,然后在空中用手轮起来,父亲抬头看着我说还行吗,我说试试,接着就看见我手中的干草又冒出了烟,玩火很有经验的我赶紧使劲快速轮起来,终于,随着烟越来越大草烧了起来。父亲和弟弟惊喜的都过来一起烧火放柴……

那天天黑之前,我们刮出了像小山一样的两堆菠菜。
记忆中的那天真是很冷,那天晚上回家进了屋半天,还觉得骨头都是冷的。但是我们都很高兴,因为看到母亲脸上一闪一闪的喜悦,她甚至和父亲讨论能卖多少钱,有钱了先还谁家磨面或是买油盐曾经欠的帐。
第二天天没亮,父亲用扁担挑了沉沉的一肩上路了,身后还跟着我和弟弟,我们俩每人也背了小半袋。临走时母亲叮嘱父亲说:“要是卖个好价就给他俩撕几尺布回来,看他们的衣服烂的”父亲看看身后的我和弟弟。“那种印坏的布不是很贵,我们村强家买的很便宜”母亲又说。父亲点了点头就挑起了挑子。
到镇上赶集我和弟弟还是很兴奋的,那里离我家很远,平时很少去。一路上我和弟弟话很多,甚至讨论第一个来买我们菜的会是男的还是女的……争个不休也不觉的很累,尽管父亲不时问重不重。父亲心情也很好,还说些平时很少听到的轻松话题。12※本文作者:芦儿※

到了镇上,父亲在集市上找地方把菜摊开,掏出了称。我和弟弟看着来来往往越来越多的人群,希望他们赶快来买我家的菠菜。在我们期盼的眼神中,头顶的太阳在移动,时间在过去,快中午时我们等来的第一个人不是买菜的,是收管理费的,父亲说还没卖出一称能不能过会有钱再交,他们争了好久,父亲甚至说拿点菜来抵管理费也行。父亲好像很难堪,最后还是先借旁边卖东西的1.5元钱交了管理费。
中午时,看着别人买饭吃,父亲拿出包中带的馒头给了我和弟弟,这时侯我们的生意还没有开张,父亲已经没耐心了,站起来说你们俩看着摊我去转转,就走了。过了一会父亲回来说主要是我们的菜长的太小,弄得也不好看,人家卖的菜都是很鲜亮的,我们占的位置也不好,太靠边,到这里的人差不多都买过菜了。我和弟弟一直看着周围都是匆忙赶集的人,不管是卖东西的还是买东西的,只有我们是最闲的。
下午,在父亲“菜便宜喽”的不断喊叫声中,终于卖出了第一称,一元3角钱。现在回忆那时第一个买我家菜的人,我想当时我和弟弟看他的眼神肯定感动万分!
手很冷可以抄着,但地上的两只脚冻得生疼生疼的,我们仨都不停地跺着脚。看着拥挤着忙着过节的人群,父亲、我和弟弟在集市上整整的站了一天。

天黑了,街上的人群渐渐少了,没有太阳天也越来越冷,旁边的都开始收摊了,父亲还没有走的意思,过了一会弟弟说回家吧,父亲好像根本没有听见。又过了一会父亲才开始收拾东西,收拾完了,就坐下来依然没有走的意思,最后等天彻底的的黑下来父亲才站起来说:“咱走吧”。于是,我和弟弟就都背起了各自的袋子,尽管最后又卖出了几称,好像我肩上的东西没少多少,弟弟说他背的比来时还多了。但是,谁又能知道,当时父亲肩上挑起的那担菜的沉重!!!
父亲在回家的路上对我俩说:“咱们这么多菜,一天没卖出去,又都挑回来了,天不黑回去,人家看见了笑话我们呢”。

那天晚上,回家的山路感觉很长很长,弟弟老说:“哥,咋还不到家啊”?
那天晚上,父亲走在前面,我跟在后面,还有脸冻得通红的弟弟。
那天晚上,母亲在村口等着我们回家。
……
很多年后,我似乎忘记了父亲是怎样度过了那个春节。
很多年后,当初卖菜的兄弟俩都渐渐长大成人。

那一天,在千里之外,我把电话打给在中专教书的二弟说:“今年父亲六十,他的生日咱们开始给他过寿吧,虽然按照老家乡里的规矩是六十六开始过,我等不及了,咱今年就过吧。”老二想也没想就说:“行”!我又把电话打给老家的老三,老三说:“好啊,我们听老大你的”!----回家,我迫不及待!

那次回家我向父亲提起那个寒冷的冬天,父亲好像没有一点印象似的。我惊奇地说:老头你不会真老了吧,我那时很小都记得住,你就一点印象没有?母亲接着说:哪个冬天不冷,你说的那个冬天算啥,那样的冬天太多了!不然你们兄弟仨咋长大的?!是啊母亲心疼父亲,她吃的苦其实比父亲还多,对这些好像早习惯了。

很多年后,我明白了,为什么那时大人不把小孩眼中五彩缤纷的春节叫春节,而叫“年关”!。很多很多寒冷的一天天,才能熬过一个年关。六十年,是一个甲子的轮回。到去年,父亲已经度过了整整六十个年的冬天,六十年里,我不知道父亲经历了多少个年关,多少个苦难的轮回里,才把我们弟兄三个中的两个从当初的小学生都变成大学生;变成教师;变成一个月至少能拿八千的导演!
六十年后,父亲口中的“年关”这个词早都改成了另一个温暖的称呼:“春节”!“年”!寒冷的冬天早已不再是一个关了!
父亲的六十年啊:从少年到白发;从苦难到辛酸;从他幼年丧父,自己带着我们的两个叔叔撑起一个家到现在他的儿子都做了父亲;还有今天一直陪伴他甘苦走过的我那善良慈祥的母亲!

很多年后,我们长大成人,弟弟给我说,他忘记了小时后经过的很多很多事情,但有一个冬天,在脑海中仿佛就是在昨天!
我知道,他记忆中那个最冷最冷的冬天。那时他很小啊!
2006。4。23夜--24晨石家庄
12※本文作者:芦儿※

本文来源:https://sanwen.jxxyjl.com/xinqingsanwen/10317.html

  • 女人的江南散文朗诵|女人的江南

    也许是地理上的缘故,江南的女人一般都天生的丽质。小巧而玲珑,娟秀而聪明,多情而妩媚,在些许的风情里总有一点骨子里的东西,那又是一种天生的端庄、不屈和尊严。有时温柔似水,有时热烈如火,有时在她的意念中,还有一种不撞南墙不回头的豪气和真情。江南的女人,就是江南三月灿烂的花。但绝不是你庭院中那些名...

    发布于:2024-04-12

    详细阅读
  • [独自伫立在风中]伫立在风中的老人

    每次穿梭在校园中,看到打扫卫生的清洁工,总会想起那个年迈的清洁工。已经很长时间没见他了,但那个冬天伫立在风中的他,成了不可抹灭的记忆。对他,除了歉疚,更多的是敬意。时间应该追溯到05年的岁末,学校即将放假了。我和舍友到学院超市买了点零食,准备回家的路上吃。小七又想起忘了买一样东西,便又折了回...

    发布于:2024-04-12

    详细阅读
  • [破罐子破摔是什么意思]破缶

    不见醇香如兰的老酒,不见金黄如珠的粟米,这是一只破漏的瓦缶。小口,圆肚,大腹便便,有着历朝历代达官显贵的模样。冬夜的荒郊,我与它都清冷地站着。一高一矮,一人一物,一今一古,构成一幅古意萧疏的图画。寒风沁凉,我凝神的目光,循着一道颓圻的土垣,水一样倾落缶中。而它依旧空空如也,再也承接不住一...

    发布于:2024-04-12

    详细阅读
  • [人为什么要糟蹋自己]人如此糟蹋自己

    媒体曝光:黄桃是用化学药物将青杏浸泡制成的;火腿肠是用死猪肉制成的;食用油是用鸡的内脏熬成的,熬制时连鸡的粪便都未进行清除,更不用说对鸡内脏不予以清洗了;袋装酱里吃出了死老鼠;啤酒瓶里浸泡着死耗子等等。我不知道那些不法制造者是不是不食人间烟火呢?为了牟利,竟丧尽人伦,灭绝人性地在关系到人们生...

    发布于:2024-04-12

    详细阅读
  • [念念三个小天使是谁]念念三河

    对古镇三河的记忆,如枫叶一样,在春天里绿,夏天里飞,秋日里红,冬日里藏。每一片叶子都是一枚窖藏的书签,压在心底,时间长了,日子浓了,一片一片浸透了岁月的幽香。时常翻它出来,弹去岁月烟尘,放在鼻前,深深吮吸,心底涌起别样的快慰。每年去庐江老家,都要经过古镇三河。一年至少一个来回,算起来,17年间,...

    发布于:2024-04-12

    详细阅读
  • 蚊子的爱情诗歌_蚊子的爱情

    白天它不知躲在什么方美美地睡大觉,养足精神是为等待夜幕落下后,轻轻靠近它倾心已久的人儿,一亲她的芳泽,仿佛是注定这一辈子我就该欠它的,偿还夙愿是我无可逃避的宿命。多少年以前和多少年以后,我永远都是它血肉相连的亲亲宝贝,有人说是义务献血者,我觉得还不如说是永恒的吻更为确切。每次梦中醒惊...

    发布于:2024-04-12

    详细阅读
  • 肺结核可以喝酒吗你不要命了|你不要命了!

    妇女劳动节刚过,广大妇女们还沉浸在一片誉美的飘飘然中,又是打折购物,又献花祝贺、论坛有人发贴,家中有人做饭……真真扬眉吐气了。不过,保守地估计一下,三八节那天,至少也得有一半的女人乖乖地回家给老公孩子做饭去了。节过完了,应该给mm们泼点冷水了,日中则昃,月满则亏,糖吃多了也会腻的。女人应...

    发布于:2024-04-11

    详细阅读
  • 事如春梦了无痕_爱如春梦了无痕

    夜已经深了,雨细细的敲打在玻璃上,发出清脆的声音,我坐在窗前,听雨,雨声一滴滴敲打在我的心底,在这样的环境里更容易勾起对往事的回忆,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抬眼望去,窗外,依稀的夜色中有几盏朦胧的灯光,而灯光下却没有留下你的影子,你的影子早已消失在多年前的那个雨季...

    发布于:2024-04-11

    详细阅读
  • 诸天尽头|驶向天尽头

    你提着沉甸甸的旅行包,踏上了东去的列车,无心和别人搭讪,时值正月初六,坐车的人很少,你找了个空位从坐下。默默地想着心事。身边没有同事的聒噪声——议婆婆、讲丈夫、说孩子。那次,一同事神采飞扬地对你说:“等孩子长大了,我也多读书,和你比。现在我不如你,但我有我们小宝,这是无价的财富。”你没说什么...

    发布于:2024-04-11

    详细阅读
  • 【花流年小说】尘花流年

    黑色曼陀罗血色木棉蓝色妖姬白色雏菊,还有虔圣的菩提。我从窗棂看到一些地域里的精灵。些许的郁结很多的心事,谁曾经在我的窗前为我唱过一首古老的歌,忧伤而悠长,像那些缓慢进行而快速流逝的青葱年岁,那些花,开得无声无息,零落的时候还以为是昨夜的烟火。风起的时候,总是闻见你运动过后身上的篮球气息,...

    发布于:2024-04-11

    详细阅读

Copyright @ 2011-2021 散文大全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免责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站长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