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总要牵着母亲的手】母亲的手和父亲的背

心情散文 2024-02-22 网络整理 晴天

【sanwen.jxxyjl.com--心情散文】

母亲的手

晚上吃饭的时候,我偶然发现母亲拿筷子的手,有一些微微的颤抖,我的心咯噔一下就跳了起来,眼睛不自觉地就对母亲的手多盯了几次,才发现母亲的手真的在轻微的颤动着,那一刻,我百感交集,那时一双曾经把一家人的生活,操持地井井有条的手啊。
母亲也算是个命苦的人,早年父母双亡,跟着叔父长大,不曾想建国前参加革命的叔父,在建国后被人陷害后自杀。或许是母亲太过于聪明伶俐,加上个性有十分倔强,母亲嫁给父亲后,又不受祖母宠爱,连一双碗筷都没给,祖母就把她和父亲从那个杨氏大家庭中分了出来,可怜的母亲只得和父亲一起拉扯着我们弟兄四个过起不黄连还苦的日子。
好胜心强而且不喜欢服输的母亲是个理家的好手,为了操持好一大家人的生活,她总是起早贪黑忙里忙外。在我的记忆中,夏天天还没亮,家里的大门就吱呀一声开了,母亲就开始喂猪喂鸭了,冬天,我进被卧的时候,母亲就坐在煤油灯下做阵线活,我睁开眼睛醒来是,母亲总还是坐在煤油灯下,一年四季,母亲好象就没有什么时候能坐在那里歇息着,她的那一双手总是不停顿地为一家人的生活忙碌着。
母亲是个方圆小有名气的裁缝,我们一家大人孩子穿的衣服,满意一见都是母亲亲手量裁缝制的。母亲做的衣服,不论是夏天的单衣,还是冬天的棉袄棉裤,不仅针线细蜜,而且穿在身上合身得体,如果时间允许,衣服上一定还有在乡下经常能见到的小鸟、花卉,这让虚度其他的孩子经常对我红眼。母亲不仅会做衣服,还会纺纱织布,母亲放的纱又细又结实,母亲织的布又平又光滑,每年春节前后,是母亲纺纱织布最忙碌的时候,家里总有不少来观看欣赏的大姑娘、小媳妇,甚至还有一些大男人和老太太。
母亲的菜也腌得好吃,夏季的黄瓜、豆角、冬天的萝卜、白菜,自己家里栽种的蔬菜,再加上一点粗盐,只要一经过母亲的手,就会变成特别能下饭的美味。在我们乡下,不少女同志腌制的咸菜,过不了多长时间,就开始上霉腐烂,母亲腌制的菜,不仅不会腐烂,总始终又嫩、又脆、又鲜,为此每年不知有增加多少劳累。清楚地记得,每年冬天腌制腊菜的时候,很多乡邻都要来请母亲去做指导,有的就干脆请母亲代劳。
母亲最擅长的还数做鞋,鞋底是母亲把旧书、旧本子、旧报纸和自己织的布,用面糊糊一层层粘结到一起,成为鞋底样子,然后放到太阳下晒干,接着把鞋样子一层层用布包好,再用锥子引着自己搓好的麻线去缝制,这就是乡下人说的纳鞋底,母亲纳的鞋底,不管厚的棉鞋底还是薄的单鞋底,针脚都整齐细蜜。所以母亲做的鞋子,不仅穿起来舒服,而且特别奈穿,经常是别人家的孩子的鞋已经穿坏了两双甚至三双,母亲给我做的一双鞋还在大弟弟或者小弟弟脚上穿着。
母亲不仅是干家务活好手,到了庄稼地里,一样是个让许多男人都自叹不如的能人。我们老家主要种水稻,种水稻最按的就是犁田打耙、栽秧割稻。犁田,牛在前面,母亲扶着犁在后面,母亲甩甩鞭子,老牛就老老实实的又快又直的往前跑,打耙,母亲打出来的田透彻而平整,栽起秧来格外省力。栽秧割稻,百十米长的一趟,许多人总要直起腰来歇几次,母亲经常是一弯腰就一趟到头,然后再之起身子喘口气,母亲载的秧苗匀称,母亲割的稻子干净。每年“双抢”季节,队里都要把收割早稻和栽种晚稻的任务,分到每家每户。这个时候的母亲,在地里辛劳的那双手,总让每个经过的人要停下来赞上两句。
母亲的那双手,是支撑一个家的手,天冷的时候,这双手摸过我们的手和头,量量我们冷不冷,粮食紧张、吃不饱的日子,这双手把锅里能数得着米粒,盛到了父亲和我们几个孩子碗里,然后捧着水一般的米汤给自己充饥。是这双手把我拉扯大的,是这双手把我养育成人的。而如今,这双能让田里长出庄稼、能把棉花变成衣服的手,已经开始有些麻木了,已经拿一双筷子都要轻轻颤抖了,我看了怎么能够不难受呢。12※本文作者:飘飘逸尘※
吃过晚饭,放下碗筷,我把母亲的手抓在我的手里,来回轻轻搓糅着,搓着搓着,泪,就从我眼睛里流出来。

父亲的背

从办公室出来,看见办公楼下的小广场上,一个和我一般大小的汉子,携扶着一个老汉在慢慢蹒步,一脸的怜惜,那老汉怕有八十岁了,一脸的沧桑宛如活过百年的柳树皮,行走已经有些不便,在汉子的携扶下,在广场上慢走的老人,一脸满足的笑容,我就在那一刻想到了十六前已经过世的父亲,想到了父亲脸上的笑容,一幅永远藏在我心中的画面,顷刻就挂到了我的眼前。
春天的雨,绵绵的,密密的,滋润着田野里等待已久的水稻,稻田和稻田之间狭窄的田埂上,一个四十多岁的汉子,背着一个十来岁的孩子,在艰难的行走着。孩子打着一把长杆的油布伞,汉子身上披一件已经不知缝过多少地方的塑料雨披,不着鞋子的双脚,一步一步在又窄又滑的田埂上,来回小心交错着,并不时停下来,托着背上的孩子的屁股,往上送一送,生怕孩子落下来。雨水,顺着雨披落在汉子的额头上,又很快模糊了汉子的眼睛,汉子腾不出手来擦抹雨水,只甩甩头,再挤挤眼睛,就继续背着孩子往前行走。
“阿爷,你累吗?”,是孩子稚嫩的童音,汉子摇摇头。
“阿爷,你冷吗?”孩子又接着问,汉子还是摇摇头。背上的孩子就不再问什么了,只是把自己的小脑袋,紧紧贴在汉子的背上,汉字的两只手,也把孩子围得更紧了,脸上,是孩子看不到的笑容。
这是三十多年前,在长江北岸一个叫杨家小村的庄稼地里,可以经常看到的一个画面,那个孩子就是去上学的我,那格外汉子就是背我去村子的小学去上学的父亲。那个时候,我们家里的穷,是方圆数十里都有名的,不少左右邻居说到穷时,都爱拿我们家当靶子。我们家穷不仅因为我们家有四个正在长身子、要饭吃的男孩,更因为为了给四个孩子找一天好出路,辛劳的父母在把比我大十岁的哥哥送到部队的同时,还不顾奶奶的坚决反对,相继把我们小弟兄三个送到学校上学读书。要知道,那个时候,用一分钱都可以说是要从牙缝里挤出来的,把哥哥送到部队,本就让家里失去了一个正能干活挣工分的劳动力,再加上供我们三个孩子上学,家境的窘迫就可想而只了。
因为家里太穷,父母有不愿一个孩子辍学在家,于是除了多养些家禽挣点额外收入外,就是把能省的都省下来了,新衣服,我是隔了几年才能难得穿上一次,那还肯定是母亲自己亲自纺纱织布、剪裁缝制的,两个弟弟就根本没穿过新衣服,他们总是接着我的衣服穿,他们穿得不能再穿了,再有母亲拆了两件、三件后斗成一件,穿到自己和父亲身上。在这样的困难里,家里要买一双胶鞋或者一把伞,那简直就是要盘算几年才能做到的事情,没有胶鞋,遇到下雨天,我们兄弟上学就是个大难题了,夏天每问题,我们自己可以光着脚丫子跑,冬天也凑合,天寒地冻,穿着鞋子勉强可以走,最难办的就是春秋两季了,天不是很冷但还不能赤脚,要去上学有没有胶鞋,解决的办法就只有一个,那就是父亲把我们一个个背到学校去。

清楚的记得,每年春天或者秋季,一到下雨的时候,首先听到的就是母亲的叹息,然后就是父亲的招呼。那个时候,或许是我们都还太小的缘故,站到老屋的大门前,总是争先恐后地眼父亲背,争到最后,父亲总是先把最小的弟弟送到学校,接着回来背大弟弟,最后才把我背到村子的小学小里去,每次站在那里,看着父亲背着弟弟们的身影,们们从村子走出去,慢慢消失的雨中,我就感觉父亲是天底下最伟大的人。
三十多年,只是弹指一挥,我们几个曾经趴在父亲背的孩子,都已经长成顶天立地的汉子了,那一次次把孩子背到学校的父亲,已经到了另一个世界。每次看到那些和我一样大小的男人或者女人绕着父母,有说有笑时,我总会情不自禁的想到父亲,想到父亲背我们上学的一幕幕,想着想着,我眼中就会湿乎乎的,我就会向着远在千里外的家乡问一声:
“父亲啊,您在天堂里可好”!
2007-2-21于养心斋
12※本文作者:飘飘逸尘※

本文来源:https://sanwen.jxxyjl.com/xinqingsanwen/10139.html

  • 女人的江南散文朗诵|女人的江南

    也许是地理上的缘故,江南的女人一般都天生的丽质。小巧而玲珑,娟秀而聪明,多情而妩媚,在些许的风情里总有一点骨子里的东西,那又是一种天生的端庄、不屈和尊严。有时温柔似水,有时热烈如火,有时在她的意念中,还有一种不撞南墙不回头的豪气和真情。江南的女人,就是江南三月灿烂的花。但绝不是你庭院中那些名...

    发布于:2024-04-12

    详细阅读
  • [独自伫立在风中]伫立在风中的老人

    每次穿梭在校园中,看到打扫卫生的清洁工,总会想起那个年迈的清洁工。已经很长时间没见他了,但那个冬天伫立在风中的他,成了不可抹灭的记忆。对他,除了歉疚,更多的是敬意。时间应该追溯到05年的岁末,学校即将放假了。我和舍友到学院超市买了点零食,准备回家的路上吃。小七又想起忘了买一样东西,便又折了回...

    发布于:2024-04-12

    详细阅读
  • [破罐子破摔是什么意思]破缶

    不见醇香如兰的老酒,不见金黄如珠的粟米,这是一只破漏的瓦缶。小口,圆肚,大腹便便,有着历朝历代达官显贵的模样。冬夜的荒郊,我与它都清冷地站着。一高一矮,一人一物,一今一古,构成一幅古意萧疏的图画。寒风沁凉,我凝神的目光,循着一道颓圻的土垣,水一样倾落缶中。而它依旧空空如也,再也承接不住一...

    发布于:2024-04-12

    详细阅读
  • [人为什么要糟蹋自己]人如此糟蹋自己

    媒体曝光:黄桃是用化学药物将青杏浸泡制成的;火腿肠是用死猪肉制成的;食用油是用鸡的内脏熬成的,熬制时连鸡的粪便都未进行清除,更不用说对鸡内脏不予以清洗了;袋装酱里吃出了死老鼠;啤酒瓶里浸泡着死耗子等等。我不知道那些不法制造者是不是不食人间烟火呢?为了牟利,竟丧尽人伦,灭绝人性地在关系到人们生...

    发布于:2024-04-12

    详细阅读
  • [念念三个小天使是谁]念念三河

    对古镇三河的记忆,如枫叶一样,在春天里绿,夏天里飞,秋日里红,冬日里藏。每一片叶子都是一枚窖藏的书签,压在心底,时间长了,日子浓了,一片一片浸透了岁月的幽香。时常翻它出来,弹去岁月烟尘,放在鼻前,深深吮吸,心底涌起别样的快慰。每年去庐江老家,都要经过古镇三河。一年至少一个来回,算起来,17年间,...

    发布于:2024-04-12

    详细阅读
  • 蚊子的爱情诗歌_蚊子的爱情

    白天它不知躲在什么方美美地睡大觉,养足精神是为等待夜幕落下后,轻轻靠近它倾心已久的人儿,一亲她的芳泽,仿佛是注定这一辈子我就该欠它的,偿还夙愿是我无可逃避的宿命。多少年以前和多少年以后,我永远都是它血肉相连的亲亲宝贝,有人说是义务献血者,我觉得还不如说是永恒的吻更为确切。每次梦中醒惊...

    发布于:2024-04-12

    详细阅读
  • 肺结核可以喝酒吗你不要命了|你不要命了!

    妇女劳动节刚过,广大妇女们还沉浸在一片誉美的飘飘然中,又是打折购物,又献花祝贺、论坛有人发贴,家中有人做饭……真真扬眉吐气了。不过,保守地估计一下,三八节那天,至少也得有一半的女人乖乖地回家给老公孩子做饭去了。节过完了,应该给mm们泼点冷水了,日中则昃,月满则亏,糖吃多了也会腻的。女人应...

    发布于:2024-04-11

    详细阅读
  • 事如春梦了无痕_爱如春梦了无痕

    夜已经深了,雨细细的敲打在玻璃上,发出清脆的声音,我坐在窗前,听雨,雨声一滴滴敲打在我的心底,在这样的环境里更容易勾起对往事的回忆,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抬眼望去,窗外,依稀的夜色中有几盏朦胧的灯光,而灯光下却没有留下你的影子,你的影子早已消失在多年前的那个雨季...

    发布于:2024-04-11

    详细阅读
  • 诸天尽头|驶向天尽头

    你提着沉甸甸的旅行包,踏上了东去的列车,无心和别人搭讪,时值正月初六,坐车的人很少,你找了个空位从坐下。默默地想着心事。身边没有同事的聒噪声——议婆婆、讲丈夫、说孩子。那次,一同事神采飞扬地对你说:“等孩子长大了,我也多读书,和你比。现在我不如你,但我有我们小宝,这是无价的财富。”你没说什么...

    发布于:2024-04-11

    详细阅读
  • 【花流年小说】尘花流年

    黑色曼陀罗血色木棉蓝色妖姬白色雏菊,还有虔圣的菩提。我从窗棂看到一些地域里的精灵。些许的郁结很多的心事,谁曾经在我的窗前为我唱过一首古老的歌,忧伤而悠长,像那些缓慢进行而快速流逝的青葱年岁,那些花,开得无声无息,零落的时候还以为是昨夜的烟火。风起的时候,总是闻见你运动过后身上的篮球气息,...

    发布于:2024-04-11

    详细阅读

Copyright @ 2011-2021 散文大全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免责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站长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