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山玉峰山|玉峰山的雾

心情散文 2024-02-18 网络整理 晴天

【sanwen.jxxyjl.com--心情散文】

酒醒,梦破。
景,虚幻迷蒙。亲人的影,竟如雾散般的退去。
旋开手机,一看时间,才凌晨五点多。口有些渴,没了睡意,便起床烧水沏茶。环顾房间,清雅脱俗,木石搭配的装饰,自然温馨;家具与陈设,感觉相当陌生,猛地记起这是住在玉峰山上的度假别墅里。

升起丝绒厚帘,滑开玻璃门,走到露台上。嚯,好一派春末奇景!微微泛白的清晨全部被雾笼罩了,那种半隐半透的神秘,犹如走进天上云宫。
伸进花园的露台,漂浮着。栏杆侧伴的灌木,杜鹃和含笑只是扬起了淡紫、米黄的花容,而把大半的枝叶藏进雾里。临檐的修竹茂密,依然挺立,骨节能辨,叶廓却淡淡模糊了。点着一支香烟,吸进些许热气,呼出一股白雾,与周围的湿润汇合,凝神看着层层叠叠、丝丝缕缕的幻化。
庭前几步梦,挥去散如烟。视线极力外展,花园附近的水塘,水塘岸边的堤柳,依稀有韵,复看却无;当雾层偶尔错落滑移,留出几丝缝隙,便显现出垂枝碧叶的拼图来。水动轻语,知是浣花人早行。
淡处逐浓绿处青,飞来湿絮雨毛生。再远些的松林,灰蒙蒙的暗影,构成景深的背景。拂面而来的微风,夹着松针芽露的清香,仿佛给雾着上几许翠色,飞荡起粉绿的纱巾。
一时兴致,出了房门,沿鹅卵石铺设的曲径,寻雾而去。春山晓烟,引眼光东顾西盼,险些与一位晨练的老太太相撞。老人慈眉善目的宽宥,让我心生感激,竟带出一段往事来。

那是童年的一个冬晨。
母亲熬粥,姐姐打扫房间,我去食堂打馒头。一出门,浓雾裹着寒意,反而感觉新奇空灵;独行在朦胧中,浑然似天马行空。
把热腾腾的白馍放进铝盆,抄近路回家。穿过学校大操场时,混沌不清;忽然听见耳旁短促的呼吸声,想避已经来不急了,与晨跑的学生对撞,馒头洒落到跑道上。我不顾一切,慌忙四处去找回,生怕它们再被践踏,变成了烧饼。
学生不见了,盆里是几个粘满灰土的怪物。我使劲拍打,无法恢复原来的洁白;眼圈一红,知道要受家人的责怪了。小心地剥下馒头皮,让它们显得干净些;不忍扔去那些珍贵的“美食”,一古脑地噎进肚里。
“弟弟,太过分了。”姐向母亲告状道:“他吃独食,把所有的馒头皮都剥了。”
“你弟不是那样的人吧,他以前从没有这样做过。”母亲一边安抚姐,一边把温和的目光投向我。“你是不是遇到什么特殊情况了?”得到母亲的信任和安慰,我心里一酸,泪涌了出来,断断续续地说清原委。
“姐,是我不好。明天早晨,我把馒头皮赔你吧。”
“嘻,不要,我才没有那那么小气呢。”姐走过来,用手抹去我嘴角残留的尘土迹印,做了个鬼脸。我破涕为笑,心情好多了。
母亲盛上热腾腾的粥,浓密的白气如雾。亲人的面容模糊了,可那种感情,如云开日出的温暖,直接抵达心底,伴我后来的人生。

太阳真的出来了。
雾,渐渐稀薄。阳光透过氤氲,带来明朗的生机。橙黄的顶,白蒙的腰,有些象灯光下剥了皮的馒头,高低叠放,润泽柔形,玉峰山竟是如此之美!
草木葱郁,斑竹茂林,隐约中有几只白头黑翅的小鸟扑飞嘻闹。刚才还看不见甘柚树,已经有星星点点的米粒碎花,跳出碧绿的叶簇,与残雾争白。挂在松枝的层雾,恋恋不舍地缠绕着“情人”,把自己慢慢变得透明,演化成离人相思的泪滴。
晨游的人,三三两两,浮过小桥,飘进山亭,又陡然在曲径回廊尽头相见,会心的笑颜没有了雾气的遮挡,心近了许多。
呵,记不清的是朦胧,雾却如此清晰。
清林任雨细,静径携烟迷。
在浓浓淡淡的雾岚里,有一条路,它把我带进了情感深处。

注:玉峰山,海拔700米左右,位于重庆渝北区铁山坪上,距市区30分钟车程。
※本文作者:墨溶于水※

本文来源:https://sanwen.jxxyjl.com/xinqingsanwen/10113.html

  • 女人的江南散文朗诵|女人的江南

    也许是地理上的缘故,江南的女人一般都天生的丽质。小巧而玲珑,娟秀而聪明,多情而妩媚,在些许的风情里总有一点骨子里的东西,那又是一种天生的端庄、不屈和尊严。有时温柔似水,有时热烈如火,有时在她的意念中,还有一种不撞南墙不回头的豪气和真情。江南的女人,就是江南三月灿烂的花。但绝不是你庭院中那些名...

    发布于:2024-04-12

    详细阅读
  • [独自伫立在风中]伫立在风中的老人

    每次穿梭在校园中,看到打扫卫生的清洁工,总会想起那个年迈的清洁工。已经很长时间没见他了,但那个冬天伫立在风中的他,成了不可抹灭的记忆。对他,除了歉疚,更多的是敬意。时间应该追溯到05年的岁末,学校即将放假了。我和舍友到学院超市买了点零食,准备回家的路上吃。小七又想起忘了买一样东西,便又折了回...

    发布于:2024-04-12

    详细阅读
  • [破罐子破摔是什么意思]破缶

    不见醇香如兰的老酒,不见金黄如珠的粟米,这是一只破漏的瓦缶。小口,圆肚,大腹便便,有着历朝历代达官显贵的模样。冬夜的荒郊,我与它都清冷地站着。一高一矮,一人一物,一今一古,构成一幅古意萧疏的图画。寒风沁凉,我凝神的目光,循着一道颓圻的土垣,水一样倾落缶中。而它依旧空空如也,再也承接不住一...

    发布于:2024-04-12

    详细阅读
  • [人为什么要糟蹋自己]人如此糟蹋自己

    媒体曝光:黄桃是用化学药物将青杏浸泡制成的;火腿肠是用死猪肉制成的;食用油是用鸡的内脏熬成的,熬制时连鸡的粪便都未进行清除,更不用说对鸡内脏不予以清洗了;袋装酱里吃出了死老鼠;啤酒瓶里浸泡着死耗子等等。我不知道那些不法制造者是不是不食人间烟火呢?为了牟利,竟丧尽人伦,灭绝人性地在关系到人们生...

    发布于:2024-04-12

    详细阅读
  • [念念三个小天使是谁]念念三河

    对古镇三河的记忆,如枫叶一样,在春天里绿,夏天里飞,秋日里红,冬日里藏。每一片叶子都是一枚窖藏的书签,压在心底,时间长了,日子浓了,一片一片浸透了岁月的幽香。时常翻它出来,弹去岁月烟尘,放在鼻前,深深吮吸,心底涌起别样的快慰。每年去庐江老家,都要经过古镇三河。一年至少一个来回,算起来,17年间,...

    发布于:2024-04-12

    详细阅读
  • 蚊子的爱情诗歌_蚊子的爱情

    白天它不知躲在什么方美美地睡大觉,养足精神是为等待夜幕落下后,轻轻靠近它倾心已久的人儿,一亲她的芳泽,仿佛是注定这一辈子我就该欠它的,偿还夙愿是我无可逃避的宿命。多少年以前和多少年以后,我永远都是它血肉相连的亲亲宝贝,有人说是义务献血者,我觉得还不如说是永恒的吻更为确切。每次梦中醒惊...

    发布于:2024-04-12

    详细阅读
  • 肺结核可以喝酒吗你不要命了|你不要命了!

    妇女劳动节刚过,广大妇女们还沉浸在一片誉美的飘飘然中,又是打折购物,又献花祝贺、论坛有人发贴,家中有人做饭……真真扬眉吐气了。不过,保守地估计一下,三八节那天,至少也得有一半的女人乖乖地回家给老公孩子做饭去了。节过完了,应该给mm们泼点冷水了,日中则昃,月满则亏,糖吃多了也会腻的。女人应...

    发布于:2024-04-11

    详细阅读
  • 事如春梦了无痕_爱如春梦了无痕

    夜已经深了,雨细细的敲打在玻璃上,发出清脆的声音,我坐在窗前,听雨,雨声一滴滴敲打在我的心底,在这样的环境里更容易勾起对往事的回忆,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抬眼望去,窗外,依稀的夜色中有几盏朦胧的灯光,而灯光下却没有留下你的影子,你的影子早已消失在多年前的那个雨季...

    发布于:2024-04-11

    详细阅读
  • 诸天尽头|驶向天尽头

    你提着沉甸甸的旅行包,踏上了东去的列车,无心和别人搭讪,时值正月初六,坐车的人很少,你找了个空位从坐下。默默地想着心事。身边没有同事的聒噪声——议婆婆、讲丈夫、说孩子。那次,一同事神采飞扬地对你说:“等孩子长大了,我也多读书,和你比。现在我不如你,但我有我们小宝,这是无价的财富。”你没说什么...

    发布于:2024-04-11

    详细阅读
  • 【花流年小说】尘花流年

    黑色曼陀罗血色木棉蓝色妖姬白色雏菊,还有虔圣的菩提。我从窗棂看到一些地域里的精灵。些许的郁结很多的心事,谁曾经在我的窗前为我唱过一首古老的歌,忧伤而悠长,像那些缓慢进行而快速流逝的青葱年岁,那些花,开得无声无息,零落的时候还以为是昨夜的烟火。风起的时候,总是闻见你运动过后身上的篮球气息,...

    发布于:2024-04-11

    详细阅读

Copyright @ 2011-2021 散文大全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免责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站长统计